当前位置:首页>> 信息中心>> 书香校园

书香校园

《入世冷挑红雪去》 高二征文三等奖

录入者:zhangyp  人气指数: 次  发布时间:2014年05月05日

 

入世冷挑红雪去
                      高二B3陈嘉莹 指导老师:郑琼霞
    在《红楼梦》中,有这么两个女子:她们自幼失怙寄人篱下,她们才貌双全傲世孤高。其一是世人再熟悉不过的林黛玉,而其二就是那妙玉了。曹先生笔下的奇女子不知多少,可通篇红楼,最为得我心者,却是那以梅花雪煮茶的妙人儿妙玉。
   如果,一个人可以孤僻到几乎无与其言谈者,那一定是妙玉了。贾府里百花争妍,莺燕成群,但与妙玉交情较深的只有四人——岫烟、惜春、黛玉、宝玉。可岫烟幼时妙玉曾教其识字,两人之间或许更多的是师生之情;惜春与妙玉虽言谈甚合,但惜春身上的烟火气还是多了些,与妙玉也不算是相契无间。而黛玉高洁孤僻,宝玉也是个性情中人,所以也只有这两人,才算得上是妙玉真正的知己了罢。有人说妙玉对宝玉存着暧昧情愫,对此我却不敢苟同。记得宝玉曾经说过,妙玉肯与他交好是因为觉得他有些“知识”,我想妙玉看上的这“知识”必定不会是我们通常所理解的书本知识,而是她所欣赏的灵气与悟性。也有人说妙玉是因为不懂为人处世之道所以朋友才会少之又少,真的是这样的吗?不,聪慧如她,怎会看不透那人与人之间的人情世故呢?只是她生性孤傲,不屑拘泥于这凡尘俗世的条条框框之中,只肯保持自己的傲性,凛然而不可犯。
   如果,一个人可以嗜洁到举世皆嫌,那一定也是妙玉了。初读妙玉,着实不爱,实在不解于她喜洁到极端的脾性。《栊翠庵茶品梅花雪》一回,同是给众人品茶的杯子,唯独刘姥姥用过的成窑小盖钟妙玉却激动地要人拿去砸了。有人因此批她嫌贫爱富,初时我也这般以为,细细读之,发现其实不然,妙玉并非嫌弃刘姥姥家贫,而是洁癖过于严重。岫烟家境也贫寒,但妙玉与她在贾府重逢后对她是一如既往得好。比如宝玉生日那天,妙玉曾差人送去一封贺帖,第二日宝玉拿着贺帖去找黛玉时恰逢岫烟去找妙玉。岫烟并不是不知礼数的人,素来是知晓妙玉脾性,若不是妙玉邀请是不会冒然拜访的。而昨个儿也是岫烟生日,可见妙玉是记得岫烟生日,把她的事放在了心上。看来妙玉并不是嫌刘姥姥穷,而是觉得她不卫生。若是一定要说个妙玉的缺点,大抵就是洁癖太过严重了。也不怪乎曹先生会说妙玉“太高人愈妒,过洁世同嫌”。如今我读来,只有满满的叹息……
   如果,一个人可以精致到以梅花雪煮茶,那一定也是妙玉了。每每品茗,总会联想到《栊翠庵茶品梅花雪》一节的妙玉煮茶。妙玉在招待完贾母、刘姥姥等人只之后把黛玉几个带入房中请众人喝茶。茶具本身便是能工巧匠精雕细琢出的至珍古玩,而茶更是清香不可方物。即便是挑嘴如黛玉,也不禁赞叹梅花雪煮出的茶好。常听人说“酒品如人品”,我想对于妙玉,也可以说是“茶品如人品”,如此精致,如此与众不同。
   如果,一个人可以文采斐然却深藏不露,那一定也是妙玉了。若不是那年中秋,在凹晶馆惊鸿一瞥,我也不会知道原来品超梅以上的妙玉在才情上亦是毫不逊色。黛玉和湘云联到了一个说“寒塘渡鹤影”,一个是“冷月葬花魂”。接下来妙玉出来了,黛玉称她为“诗仙”。黛玉的才情已是一绝,但她在妙玉面前却这般谦虚,可知妙玉也绝非池中物。“岐熟焉忘径,泉问不知源。有兴悲何继,无愁意岂凡?若情只自遣,雅趣向谁言?云空未必空,终陷淖泥中。”寥寥数语,才华毕露,意味深远。
   如果,一个人可以皈依佛门却又“不守清规”到令人佩服,那一定也是妙玉了。妙玉的“不守清规”不同与他人,那是具有抗争的深层内涵的。妙玉的一生都在与命运的黑手抗争,她不甘自己的一生都被所谓的宿命肆意摆弄。带发修行并不是她自己的意愿,所以她虽然身为佛门弟子却潜心钻研老庄之道;虽然是个尼姑,却没有让自己心如死水,她有自己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纵是那一身袈裟也盖不住她内心炽热的焰火。她勇敢地与不公的命运抗争,与那存天理灭人欲的封建礼教抗争,哪怕最后红颜固不能不屈从枯骨,但也“有花时节两处望,问谁向他笑今宵?”有何可悔?有何可惧?
   ……
   可叹这,青灯古殿人将老;
   辜负了,红楼玉阁春色阑。
   “入世冷挑红梅去”,初读此句,总以为妙玉便是那妖艳红梅。抚卷沉思,方才觉晓妙玉本不应是红梅,她生来本是那傲雪高洁的白梅,可这白梅,纵然出世之时纤尘不染,却也有一颗世俗的心。于是白梅染上胭脂,胭脂浸透白梅,竟成了一枝红梅,孤傲地开在了寂静的佛堂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