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信息中心>> 书香校园

书香校园

《论晴雯之死与其性格行为处事的联系性》 高二征文三等奖

录入者:zhangyp  人气指数: 次  发布时间:2014年05月05日

 

论晴雯之死与其性格行为处事的联系性
                             高二A8颜蓉    指导老师:徐秋发
  晴雯是《红楼梦》中一个很有个性的女孩子,她率真、活泼、漂亮、聪明,并且具有很强的反叛性,不仅读者对她十分喜爱,作者曹雪芹也对她着墨颇多,异常偏爱,看晴雯那似贬实褒的判词,还有晴雯排在十二钗又副册之首,就可看出曹老是钟爱晴雯的。但这么个可爱的人儿,却以被逐而亡告终。在惋惜黄土垒中薄命女儿的同时,也要看看造成晴雯之死的原因。这原因自然是多方面的,主要是当时的社会环境压迫,还有封建家族内部权力斗争,当然也和她个人行为处事和性格意志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不得不说,晴雯同别人的冲突是比较多的,并且通览《红楼梦》,我们就会发现,她在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和主子或者“有头有脸的”、具有一定地位的人在交手。先看看她和主子或者具有一定地位的人的对手戏。
  晴雯的主子是宝玉,宝玉是个好脾气的,也不太把自己当主子看,宝玉对晴雯一向没有采取过主子对奴才的态度。可以说,宝玉看厌了别人对自己的奴颜媚骨,卑躬屈膝,他特别看重晴雯全无“媚骨”,敢于反抗,所以晴雯跟宝玉的冲突虽然多,但往往是晴雯占上风,并且在一次次的冲突交流中,宝玉越来越喜爱她。尤其是在第三十一回中,晴雯撕扇:晴雯在给宝玉更衣时失手把他的扇子跌折,宝玉训斥了她几句,晴雯自尊心受到伤害,便还击一通,把宝玉气得浑身乱颤,宝玉吃酒后晚间回来,为了哄晴雯高兴,拿自己的扇子和麝月的扇子给晴雯撕,博晴雯一笑。在那种环境下,一个丫鬟敢于向主子表示她的反抗,实在出人意料。而宝玉却以此为乐,便表现出他们两人的关系:不是主奴而是相互尊重,真诚相待。但也不要忽略一点,就是晴雯反击时说的话和宝玉的反应:“……要嫌我们就打发了我们,再挑好的使。好离好散的,倒不好?”这句话深深刺激到了宝玉,宝玉素来是喜聚不喜散的,结果晴雯这么说,宝玉气也上来了,要赶晴雯走,这时晴雯哭着说:“变着法地打发我出去,也不能够的”“我一头碰死了也不出这门儿”,还有袭人等一众丫鬟一齐跪下求宝玉,才使晴雯没有被宝玉赶出去。
  晴雯跟王夫人之间也有一系列的摩擦。王夫人本就不喜欢晴雯,王善保家的向王夫人告状时,王夫人说:“我一生最嫌这样的人。”单从这句话就可看出,她们之间的矛盾不可调和,晴雯要想不和王夫人起摩擦,那就得夹起尾巴做人,看到王夫人就绕道走,从晴雯的性格特点来看这自然是不可能的,若晴雯真的夹起尾巴做人,那她就不再是晴雯,也不可能得到那么多读者的喜爱了。在绣春囊事件时,王夫人把在病中的晴雯叫过来,看见晴雯“钗蝉鬟松,衫垂带褪,有春睡捧心之遗风,而且形容面貌恰是上月的那人,不觉勾起方才的火来”,晴雯这时是没有想要和王夫人起冲突的,这些丫鬟皆知王夫人最嫌妆艳语薄言轻之人,所以“素日晴雯不敢出头,因连日不自在,并没十分妆饰,自为无碍”,而王夫人最担心有人勾引坏了她的宝玉,若是有丫鬟妆艳一点,衣服穿漂亮一点,她就会想到最坏的地方去。而这回晴雯因在病中并无妆饰,本来应是无碍的,结果王夫人一看,便觉得晴雯像病西施,并且晴雯是宝玉的贴身丫鬟,天天作这轻狂的样子给宝玉看,这可如何得了?当即便说:“我且放着你,自然明日揭你的皮!”所以在王夫人的决策下,以王善保家的为急先锋,开始了一场抄检大观园的大扫荡,晴雯自然成为了第一个目标。在王善保家的要搜其他人物件时,小姐主子们和丫头们无不俯首听命,任其抄检,而要搜到晴雯的箱子时,晴雯是“挽着头发闯进来,豁啷一声将箱子掀开,两手捉着底子,往地下尽情一倒,将所有之物尽都倒出来”并且对着那王善保家的说:“……就是没见你这么个有头有脸大管事的奶奶!”看到这里我不禁为晴雯喝了个彩,在大家都不敢有所反抗,敢怒而不敢言的时候,晴雯站了出来,倒箱,痛诉王善保家的。晴雯作为大观园里一个普通的丫头,毫无保留地表达了她人格受辱时的愤怒抗争和对王善保家的等奴才的鄙视,以行动抵制抄检,可晴雯明显是陷身于危境了,王善保家的固然不算什么,但她后面还有王夫人,得罪了王善保家的就等于得罪了王夫人。晴雯因为看不惯这种狐假虎威、仗势欺人的人而反抗了。结果却是王善保家的添油加醋地去王夫人那告状,王夫人命人将四五日水米不曾沾牙、病怏怏的晴雯从炕上拉了下来,让两个女人搀架着出去了,并且在被赶出贾府前又遭了王夫人一通骂,“所责只是皆系平日之语,一字不爽,料必不能挽回的,虽心下恨不能一死,但王夫人盛怒之际,自不敢多言一句,多动一步”,以晴雯的性子,她怎么能容忍自己被人诬陷?但又能怎么办呢?所以气愤、怨恨,还有重病,使这朵娇艳的花枯萎了。我们不能说晴雯对上层、对主子的态度是错的,我在看《红楼梦》的时候看到晴雯对那些高高在上的主子们据理力争、反唇相讥的时候总会为她喝彩,觉得她有反抗意识,敢于反抗封建的压迫,可是她却走了,只能说她的个人性格在大观园还有那样的社会下是行不通的,这纯粹是个人性格与社会大环境冲突的悲剧。
  还有一个小小的地方,在《红楼梦》的第二十六回,晴雯碧痕正绊了嘴,没好气,结果这时黛玉来敲门找宝玉,晴雯便越发动了脾气,也不问是谁,使着性子说道:“凭你是谁,二爷吩咐的,一概不许放人进来呢!”这不是实话,只是晴雯因一时生气矫诏宝玉的话。还好叫门的是林黛玉,虽然伤心难过以为宝玉恼她,但当葬花时宝玉过来解释了一番就好了,宝玉说要去问是谁教训一番,黛玉却没想要计较。若是叫门的是王熙凤王夫人等人,那晴雯也不用等到抄检大观园了,估计在下一回就被赶走了。
  说完晴雯与上层有关的侧面,我们在来看看与晴雯平级或者比晴雯低等级的人跟晴雯的关系。晴雯以不同方式得罪了很多“基层劳苦大众”。
  先来看看与晴雯平级的麝月、袭人两人。宝玉房中八个大丫鬟,晴雯的地位仅次于袭人,真正粗杂的事不需要晴雯做,而宝玉贴身的事,主要是袭人来做。所以晴雯在怡红院中是个富贵闲人,小丫头老婆子们不敢得罪她,袭人、麝月等人也不和她计较谁做的功多,谁做功少。当然在第五十一回袭人因母亲生病回家了,不在了,整个怡红院里混乱不堪。这时麝月就笑着对晴雯说:“你今儿别装小姐了,我劝你也动一动儿。”这个晴雯素来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有点懒懒的,用麝月的话就是装小姐。袭人一不在,就只有麝月在忙,所以她就让她也动一动。其实在晴雯看来,我平时懒点没关系,到了真正需要我的时候,我再帮忙。就比如在第五十二回勇晴雯病补雀金裘,那回真是体现出晴雯的能力了,大家都不会补的雀金裘,晴雯补好了,跟没破时差不多,并且是在病重时补的。她的回答也很有趣:“等你们都去尽了,我再动不迟。有你们一日,我且受用一日。”全然忘记了自己曾经说过“一样这屋里的人,难道谁又比谁高贵些”!在整本《红楼梦》里,晴雯经常性的指使别人做事,而自己做事实在不多,唯一能让我想起的,也只有刚刚提到的病补雀金裘,而雀金裘,也只破过那么一次。可能有人会认为,晴雯还是经常做事的,只是没有描写出来罢了,但大家想想晴雯养着两根指甲,足有二三寸长尚有金凤花染的通红的指甲。关于这个指甲的描写我只记得有两处,一次是晴雯病重让太医诊断时,还有一次是晴雯之死时。她能养着两根指甲,那说明她基本上是不做事的。以我个人经历来说,我也想养指甲,多好看啊,可是留不到半寸,洗个碗,收拾个房间什么的,指甲就在不知不觉中断了。晴雯同麝月袭人一样,都是要帮宝玉做事的,但晴雯却总是推给其他人做,这个我认为涉及到公平以及按劳分配等问题,不过麝月袭人并不计较这谁做得多谁做得少,能做就做呗,除了在真正忙的时候才会让晴雯别装小姐了。所以不讨论这事,但晴雯有没有得罪过两人?这肯定是有的;我们依旧来看下晴雯撕扇这事,在这事中,晴雯一口气就得罪了袭人麝月这两人。在晴雯和宝玉争吵时,袭人出来劝解,晴雯却说:“我倒不知道你们是谁,别教我替你们害臊了!你们鬼鬼祟祟干的那些事儿,也瞒不过我去”“我原是糊涂人,那里配和我说话?我不过奴才罢咧。”当时就把袭人羞得脸紫胀起来,说:“…姑娘倒寻上我的晦气……我就不说,让你说去。”还有宝玉为让晴雯开心,把自己的扇子拿给晴雯撕,麝月过来说:“少作些孽罢。”宝玉便把麝月的扇子也夺了给晴雯,晴雯便也撕作几半。这其实是向麝月示威:宝玉就是比较疼我,你那把扇子算什么,只要我开心,多少扇子我都可以撕。这事只是晴雯和袭人、麝月等人起冲突的比较明显的一部分,晴雯自始至终都鄙视袭人,和袭人对抗,她也常常大胆而尖锐地指谪讥讽袭人等人的奴性。所以在晴雯被王夫人赶出去后,宝玉,还有读者都认为是袭人告的密,不为什么,就因为晴雯和袭人起的冲突时最多的。不过我认为袭人并不是告密者。
  然后看晴雯与比自己低等级的丫鬟嬷嬷们的冲突。先看晴雯与李嬷嬷:宝玉在外面吃饭,看到桌上有豆腐皮包子,想着晴雯爱吃,就叫人送过去,结果宝玉的奶妈李嬷嬷来了,直接拿回去给她孙子吃了。宝玉回来后问晴雯有没有吃,晴雯自然表述了她的不满,结果宝玉要撵丫鬟,要逐奶妈,差点弄成一场大风波,后来李嬷嬷打听出来这事,自然两人梁子就结下了,李嬷嬷在那时不能把晴雯怎么样,但李嬷嬷心里记下的这笔账迟早是要让晴雯还的。
  再看晴雯与坠儿。坠儿偷了虾须镯,平儿,麝月都想着不要把这事张扬开,给宝玉留面子,平儿说:“以后防着他(坠儿)些,别使唤他到别处去。等袭人回来,你们商议着,变个法子打发出去就完了。”并说不要告诉晴雯那块爆炭,只是晴雯却偏偏知道了这事,没等宝玉和袭人的决定就要撵走坠儿,拿“一丈青”扎坠儿的手,让坠儿疼得乱哭乱喊起来,麝月急忙拉开。我在看到这章时,觉得晴雯这处罚人的手段异常残忍,认为坠儿是有错,但晴雯不该是那个执行者,也不该扎坠儿的手。若是按照平儿原先的计划,坠儿会被撵出去,但也不至于被扎手。晴雯这一举动固然有恨铁不成钢的成分在里面,但她对同为丫鬟的坠儿辱骂戳打,也有压迫的意思。
  晴雯与那些小丫鬟也有很多冲突,在这里我们在回头看下在戳坠儿前,她骂小丫头的话:“哪里钻沙去了!我病了,都大着胆子走了。明儿我好了,一个一个的才揭你们的皮呢!”蒋勋在《蒋勋说红楼梦》中对这个的评价是:晴雯这种性格的人是最容易倒霉的,因为性子急到常常口没遮拦,总是把话讲得难听,到最后她还没有揭别人的皮呢,别人已经把她的皮给揭了。她最后的下场正是如此。还有第七十三回,宝玉夜里准备功课,小丫头们一个个都十分疲惫,晴雯便骂道:“什么蹄子们!一个个黑日白夜挺尸挺不够,偶尔一次睡迟了些,就装出这个腔调儿来了。再这样,我拿针戳给两下子!”一个小丫头打盹,撞到墙壁,从梦中惊醒,吓得他“怔怔的只当晴雯打了她一下”,竟哭着说“好姐姐,我再不敢了。”再看王善保家的向王夫人告状时,王夫人对晴雯没什么印象,却记得晴雯曾经打骂过小丫鬟。这说明什么?只能说明晴雯本就对下面的小丫鬟很严,打骂小丫鬟是常有的事。小丫鬟和晴雯的冲突不止那么几处,还有春燕的妈与晴雯的冲突,芳官干妈与晴雯的冲突等等,就不一一列举出来了。
  还有晴雯与丫鬟红玉之间的冲突,在第二十七回中,晴雯问红玉怎么什么事都不做,红玉拿荷包给她们看,说“二奶奶使唤我说话取东西了”,大家都没言语了,就晴雯冷笑道:“怪道呢!原来爬上高枝儿去了,就不服我们说了。不知说了一句话半句话,名儿姓儿知道了没哟,就把他兴头的这样!……有本事从今儿出了这园子,长长远远的在高枝上才算好的呢。”这里红玉听了“不便分怔,只得忍着气来找凤姐”,在这时,红玉对晴雯已经埋下怨恨,当然,红玉本身就有心往上攀高,不想在宝玉房里做事,所以对待宝玉房里的工作都懒懒散散的,晴雯对她不满时必然的,说红玉攀高枝一点也没冤枉她,结果红玉到后来真的攀上了高枝,同王熙凤一块做事,红玉后来的举动应了晴雯的讽刺。晴雯的嘴总是把别人不见得人的地方,那些私心都揭露出来,虽然都是实情,但让那些被他揭露的人,比如小红,芒刺在背,不能容他。
  而晴雯对秋纹也有冲突,在第三十七回,秋纹夸耀自己获得贾母的赏钱还有王夫人赏的两件旧衣裳,晴雯讽刺说:“呸,没见过世面的小蹄子!那时把好的给了人,挑剩下的才给你,你还充有脸呢。”“要是我,我就不要,冲撞了太太,我也不受这口软气。”然后又借题发挥,暗讽袭人,说:“一样这屋里的人,难道谁比谁高贵些。”这么一句富有民主主义的话,实在耐人寻味,她有追求平等的意识,在她心里,谁也不比谁高贵,但我们看下她打骂小丫头的那些事,就觉得是赤裸裸地打脸。晴雯不满别人对她的压迫,反抗别人对她的奴役,想要追求平等,结果她又对和自己平级和比自己低级的丫鬟们打骂压迫。她有朴素的平等意识,却也有一定的阶级意识,她确实追求平等,但是只追求自己的平等,对比自己地位低的人却不希望他们追求平等而是用阶级来压迫,这么双重标准,真心好么?当然,这是当时时代的局限性,我们也不该苛求她。
  晴雯以不同方式得罪了很多人,有决定她生死大权的上层主子们,也有很多“基层劳苦大众”,以至于连邢夫人身边的婆子都要揭她的短,风声一出,“下话的”“告倒的”就都来了,这些原先晴雯看不上的人,紧要关头却有着一定影响力,试想,若在紧要关头,她们不是落井下石,纷纷揭晴雯的短,而是递给晴雯一根救命稻草,说晴雯好话,想来晴雯也不会被赶出去,这些比晴雯低等级的人,她们的影响力往往就体现在关键时刻上。晴雯在之前都或多或少让他们感到委屈,结了个怨,总有一天这些人是要报复回来的。
  晴雯的性格与他的命运息息相关,记得她的判词是“霁月难逢,彩云易散。心比天高,身为下贱。风流灵巧招人怨。”还记得她判词的配图是“又非人物,也无山水,不过是水墨染的满纸乌云霭雾而已”。这些都足以证明,晴雯生存的环境之险恶,处在这等环境中,却又桀骜不驯,死亡是必然的,只是时间的问题。用最直白的话来讲,便是晴雯的脾气行为处事不为园中代表不同利益的群体所容,肮脏的尘世容不得纯粹之人。